驾驭优雅的花花公子:George Stanhope Chesterfield

关于切斯特菲尔德伯爵六世George Stanhope的名声,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无非这两样:酷爱赛马,追求优雅时髦的打扮。1805年出生在Bretby郡,George Stanhope 是摄政时期及随后的乔治亚时代公认的优雅风格绅士典范之一。

切斯特菲尔德伯爵注重穿衣风格,装束以经典时髦的花花公子风格著称,将品味格调与新奇怪诞搭配得令人赞叹。伦敦萨维尔街煊赫的先锋灵魂人物之一Henry Poole至今还对这位传奇一时的客人记忆犹新(到网站henrypoole.com上浏览Hall of Fame网页便可一目了然)。

年轻时的切斯特菲尔德伯爵热爱运动,充满活力,在伊顿公学和牛津大学的读书经历更多是因为天生对赛马运动的酷爱和精通,热爱赛马、精致优雅的穿着和赌博构成了切斯特菲尔德年轻时代的主要生活元素,他对此不惜重金,以至于才30岁就几乎将自己的大部分财产挥霍一空。

尽管如此,切斯特菲尔德伯爵六世一直对St Ledger (Doncaster)Oaks (Epsom)和利物浦Grand National举办的赛马会无法割舍,赛马场就是他的生命,他因此获得了英国Master of the Buckhounds的高度荣誉,成为一家尊贵的皇家马场的负责人,从此声名显赫,这一荣誉后来使当年仅29岁的年轻George Stanhope1834的年阿斯科特赛马会上受到女王钦点成为阿斯科特赛马场的皇家代表。

所有这些成就与他的爷爷,即大名鼎鼎的切斯特菲尔德系列沙发的发明人、切斯特菲尔德公爵四世Philip Dormer Stanhope (1694-1773)的经历了形成鲜明对比(可参阅网站born.forniture)。

维达莱面料档案馆中的珍藏样品显示了这位以花花公子风格著称的传奇伯爵并不光是Henry Poole的粉丝,他对19世纪伦敦个别的其他裁缝店也不乏光顾。1860528日,也就是离开了位于切斯特菲尔德大街的家族宫殿约20年后,在位于Grosvenor street Mayfair 豪宅(由爷爷切斯特菲尔德伯爵四世建造的一座帕拉第奥式风格的建筑,内部装饰全部采用巴洛克式,后来因对于追求享乐负债累累的孙子变得过于昂贵,不得不于1937年拆除)中,厄尔.切斯特菲尔德伯爵(Earl Chesterfield)在一位不知名的裁缝工作坊订购了一款浅灰色的花色安哥拉(Fancy Angola),这位裁缝是一些珍藏的样品书作者之一。

这款面料长度大约相等于现在的2.6米,尺寸适于为一位形体高大强壮的男士制作服装。面料的条纹色调偏深,来自屡获殊荣的Scott & Wright 公司,这家公司的布料店位于Glasshouse street 6号(今天这里是Jewel Bar的地址)与Regent street Piccadilly Circus交接处。这款花色安哥拉面料的特点在于羊毛纬纱与纯棉经纱的斜纹织造,手感异常柔软。也许切斯特菲尔德伯爵六世就常常穿着这身舒适的西装、骑马徜徉于安宁恬逸的德比郡丘陵间,在出生地Bretby Hall附近建造起来的两英里长的跑马场上,他甚至松开了那匹最高大强壮的马匹的缰绳,让它自由奔跑撒欢。

档案馆的经典面料
237.801/7
细节
维达莱面料系列

186661日切斯特菲尔德伯爵六世在伦敦家中的楼梯上去世,命运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仿佛跟他开了一个玩笑:既没有他的爱马陪伴,也不是在自己心爱的花园里。Pall Mall Gazette对这位一生慷慨纵情令人敬仰的优雅绅士、一位讲究生活品味和对个人爱好充满激情的精致男士、一位高贵精雅热爱运动的谦谦君子和贵族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法国最具才华的艺术家和最知名的花花公子风格贵族Alfred d’Orsay 伯爵(1801-1852),作为伯爵生前挚友,在一幅为伯爵勾勒的1840年的肖像画中将挚友的这一特点描绘的栩栩如生。

一件趣事:Bretby Hall 跑马场后来由Carnarvon 伯爵五世George Edward Stanhope Molyneux Herbert(1866-1923)继承,这位伯爵后来也是 Henry Poole 的客人。跑马场被他卖掉后,他将筹来的资金用于资助考古发掘工作,这一举措带来了1922年对法老坦卡蒙墓的发现。

分享
其他故事